酒肉一樽

说书人。井底之蛙。纸上谈兵。


更新时间中午十一点。全职杂食,本lof仅发布叶受向内容。
欢迎小天使们评论鞭笞

【韩叶】思君不见瀛雪台 第一章

为了不让大家以为我就是一逗比,高冷的我决定用自己原来的文风开个坑~

*神话风

*韩叶,双花,喻黄,方王

*全文苏叶神,弟弟打酱油,伞修很纯洁,私设多如山

*一切荣耀属于虫爹,一切ooc属于我

 

 

今年的第一片雪落在十一月初十,韩文清归朝的那一日,伴着晟朝语音低沉的民歌。

远征塞外九年,大漠的风雪把伤痕刻在军人的脸上。百胜归朝的男人披着一身重铠,骑行在都城的纸醉迷金间,目光一一扫过君王和群臣的笑容,冷峻的眉眼里藏着刀锋与雄狮。

远处传来古琴遥遥吟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蝉鸣空桑林,八月萧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出塞入塞寒,处处黄芦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从来幽并客,皆共尘沙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学游侠儿,矜夸紫骝好。

一支《塞上》

韩文清平静的收回目光,从大漠飘来的寒雪轻柔地落在墨色的甲胄上。

 

稳如磐石,利比锋锐。这是与他纠缠了数年的敌国将领的评价。

军人不仅服从力拔泰山的猛,更敬佩单刀赴会的勇。韩文清凭世家子的身份在十七岁便当上了先锋副将,凭单骑夜闯敌营,火烧三军粮草的胆魄坐稳了自己的位置。

韩文清不是不怕死。谁都怕死。

可是有些事情比活着更重要。

 

韩家时代从军,是兵武世家,在帝都的宅子重重守卫,严密得堪比大内禁宫。坊间有人打趣,莫说是寻常的贼子,就是江洋大盗、武林豪杰,但凡是个人,就别想在这韩府来去自如。

但人不能,总有东西能。

琴声仍旧一点点地漫进小院里,弹琴的人不疾不徐,从指下也听得出坦然来。然而门前守卫的士兵却恍然不觉,仍专注地观察着每一寸的风吹草动。曲,依旧是白日里那首塞上,冷冷凄凄,惨惨冽冽。

韩文清披了一件外衣出了房门,与来人遥遥相对。

弹琴人一身白衣委地,一张素若冰霜的脸,眼里含着塞外的雪。一曲终了,才挑起眉眼:“深夜来访,韩将军可知我是敌是友?贸然前来,难免托大。”

“既然阁下敢光明磊落以琴声相邀,韩某便也敢赴约。”

白衣人微阖了眼,低笑了一声:“不愧是......”

 他的话渗进了漫天的风雪里,韩文清没有听清,皱了下眉。白衣人却淡淡地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:“韩将军是个英雄,可是时事不论英雄与否。韩将军若想善终,就看在在下千里迢迢前来相告的份上,早做打算。”

“阁下什么意思?”韩文清眉头仍紧皱。

“你好自为之。”

 

十一月十五是个好日子,宜出行,宜婚嫁,晟朝的皇帝正选在这一天为归朝的战士们洗尘。一座行宫,十里张灯,满城披香。

喻氏皇族的六殿下捡了一个炭炉子,从宫中最高处的揽星阁望向灯火辉煌的行宫,一脸浅淡笑意:“韩文清归朝,正赶上你来此间。你们当真是有缘。”

“有缘?”坐在窗台上的男人轻笑了一声,一脚悬在十余丈高的空中,倒也是神色不变,“你若是知道他轮回的这生生世世里,我都是一路看着他生,看着他死,不知道你还说不说得出这两个字。”

“你何苦。”喻六皇子怔了一下,叹息。

“若是你与少天。你会觉得苦?”叶修斜斜地看过来。

“我大概也同你一样。”喻文州苦笑。“可是我也与你不一样。至少,少天还在。”

叶修仍是那副散漫的样子,不为所动。

“韩文清此生的那缕残魄,只能撑他到三十岁那年的中元,寥寥不过几年时间。你又何苦再凑上去,给自己再来一刀。”

喻文州平素里虽心思细腻,但也未曾为别人精打细算至如此,能说到这地步上,有违他的风格,已是因了两人的情分。这份情,叶修领了,但是那话中的意思,他却不置可否。

 

顶楼那扇雕工精美的门突然被人撞开,撞门的人初一进门,便捞了桌上喻文州的杯子一饮而尽,然后清了清嗓子开始滔滔不绝:“文州我给你说这楼难爬死了,我上到第三层的时候居然看见了两个一模一样的走廊,还有一条居然还是死路,也没房间也没梯子的造他来干什么,我就只能绕回来。”

亏得房间里二人都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主,如若别人听见,少不得抱怨一句这语速过快,二人却人都面色不变。

喻文州无奈的又递了一杯茶水过去:“少天,慢点喝。”

叶修倒在旁边嗤笑一声:“你要什么时候把自己给说没气了,别说其他人,就是你们族里都能把这事笑上个百来年。”

“老叶你什么意思啊!本少有那么不济吗?还有这雪都连着下了五天了还没停,是不是你弄出来的啊,那楼底下结的全都是冰,滑的要命本少还差点摔倒!”

叶修懒洋洋地伸手接了一片雪,饶有兴致地看着那雪在手上化成一滴水珠:"到没什么不一样,普通的雪你还不让人家下了?小心雪峰哭给你看。"

“吴雪峰是管水的又不是管雪的,你少糊弄我!”黄少天反应奇快。

喻文州拍拍他的手示意他坐下,又挑起了一个话题:“我今日在宴上看见韩将军时,他身上有些微你的气念,你私下里已经见过他了?”

“这倒没有,应该是我那笨蛋弟弟。”叶修若有所思,“你说老韩要是再看见我,会不会怀疑我们耍他的啊。我弟那么笨。"

 

"那我便改改此朝的青史,安排个正经点的身份去见他。”他轻描淡写地说。“好歹,也二十来年没见了。”

 

 

求留言求留言!我希望有人来和我讨论一下剧情走向!

留言都是小天使!

*打“反应奇快”的时候第一个词居然是”反应器快”,搜狗我再也不相信你是纯洁的了

 

 

 

 

 

评论(5)
热度(35)

© 酒肉一樽 | Powered by LOFTER